水石连州

纪念我的父亲

微博转播 2015-09-28 11:05:20 作者:羊群 [文摘] [刷新] 阅:7994 次 进入湟川文化论坛>>>
  [i=s] 本帖最后由 羊群 于 2015-9-29 11:23 编辑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 (水石连州NO.2704)
  乙未正月十九日,吾兄妹四人泪葬慈父于老榨油厂祖坟旁。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呜呼哀哉!痛彻心菲!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于2015年1月1日在连州家厨房摔倒,髋关节骨折,就医于连州北山医院。春节期间回家过年,出院一周。正月十七日并发症,病危,从抢救室出来后出院,由吾弟护送返回老家故居。于十八日下午1430时离世,享年七十三岁。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生前为人善良慈爱,受人尊敬。十七日返村时,全村人于村前路口迎接他看望他。当弟告之已返回老家,村里人来看他时,父亲已不能语,老泪横流,久久不止。吾虽当时不在场,但听弟与村人述之,我心悲伤,泪流满面。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年幼失怙。我爷爷去世时,父亲还不满六周岁。吾奶奶时值二十七八岁,年轻守寡,带着四个孩子,最大的不满八岁,最小的不到半岁,日子之艰难可想而知。初受吾五爷一家照顾,生活还算过得去。后来五爷自顾不遐,怕连累我家,于是分开生活。五爷也差点丧命于当年的运动之中。从此一家人食不果腹,度日更加艰难。运动时的干部,据村民回忆说其中也有我爷爷的亲人,他们无视当时吾家早无富农之财,谬云吾祖上为富,剥削过人,仍旧评我奶奶为富农高阶级,奶奶因此受尽酷刑。比如一种村人叫“上雷公尖”的酷刑,就是把我奶奶两手的拇指用绳子捆绑在一起,然后从两拇指中间钉木楔子。如此种种,无人性,无亲情,骇人听闻。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运动中,家里的所有东西,包括床、被铺、蚊帐、衣物,统统都被抄走,真正是家徒四壁。此年冬天,连避寒衣物、棉被都没有一件。下雪的冬晚,只能烧火取暖,全家人围着火炉渡过一个又一个的风雪寒夜。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成家比较迟。据叔伯回忆说,这是因为家里阶级成分高,每次艰难地积攒一些财物准备做聘礼,都被干部们抄去。这样的事情,村民记得的至少有三四次之多,其中有两次,东西还没拿进家,就被早在村后路口等着的干部们拦劫抢去。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从小生活在恐惧之中,形成了怕事、胆小、谨慎的性格。他常告诫我兄弟三人:“善良人家,方能长久。我们祖上为人善良,积下了阴德,所以才有我们今天的好生活。”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病中,吾伴之在北山医院病房两周。父亲于清醒时还会对我说起这段可怕的岁月,说当年与五爷一起被绑于架上的有五人,前两人已被打死,五爷绑在第三个架子上。就要打五爷时,工作组来人,及时地救下了五爷一命。还说当年迫害我们家的那些人,都不得善终。父亲云此乃报应也。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慈爱。我兄弟年幼时,常给我们做玩具。锉陀螺,做木枪,制高橇,用小竹子做哨子,做喷水枪等等。用陷阱放山上的野鸟,掏鸟蛋、抓兔子、鹿子,抓鱼给我们吃。吃鱼时,父亲通常只吃没肉的鱼头,而把鱼肉让给我们兄妹吃。我们兄弟外出读书工作后,村里人“细人仔”(小孩子)常来找他锉陀螺,父亲总是微笑答应,在农忙之余帮孩子们做玩具。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还讲他有一次跟王毛伯父两人到山洞里抓箭猪(应该是刺猬),由于太过深入地下,火把灭了后,转来转去找不到出路,困在洞里好久。最后两人累得躺在地上,才突然看到一个方向有微弱的光线,这样才沿着光线成功走出山洞。箭猪的箭刺,以前家里有很多,现在我还保留有数根珍藏之。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勤劳。风雨无阻,每天天还没亮就上山耕种,天黑了才回家。正是“摸黑种地日,披星戴月时”。父亲在山上地里劳作时,经常让我母亲或者我们兄妹送饭到地里去吃,好省下往返的时间来多种一些地。我记得有好多回,父亲从地里的辣椒树上直接摘下几个辣椒来,在衣服上擦一擦尘土,以此就饭。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爱读书。因家庭阶级高,父亲没机会多上学读书,所以就算再苦再累,父亲也要送我们兄妹去读书。儿时记忆中,父亲常给我们讲三侠五义、薛仁贵征东征西、穆桂英挂帅、隋唐演义等故事。我在连州读书时,曾给父亲买过一套《济公传》,父亲也很爱看,收之于床头枕边。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爱听广播,爱听音乐,当年这么艰苦,花了九块钱买了一个收音机来听广播,也不知这九块钱是父亲积攒了多久才凑齐的。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多手艺。会木工,篾匠等多种手艺。家里的凳子、椅子、床,水桶、澡盆,箩筐、簸箕、粪箕,烤火盆、手提火笼等等,基本上都是父亲自己动手做的。我们兄弟稍大一些后,父亲还教我们做凳子椅子,其中大哥做的一张椅子,就放在房间楼上母亲的华南牌衣车前使用,前两年我还在房间楼上见到。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爱如山。父亲疼家我们兄妹每一人,特别是吾姐迟英。迟英姐半岁之际出麻疹,发烧留下了后遗症,身体一直停留在两三岁的样子,残疾在家,是这几十年我们兄妹五人陪伴在父母身边时间最多的一个。父亲摔倒前一周,迟英姐身体不适,两三天滴水不进,就医于北山医院,于父亲摔倒后的第三天抢救无效去世,享年四十五岁。此不幸消息,我们一直不敢告之父亲,怕父亲伤心过度而影响病情。父亲在病中,多次问我:“有没有人弄饭给囡婆吃?” 囡婆就是吾姐迟英的小名,吾听之泪流如雨,答曰:“有。”父亲听了,慈爱含笑点头。我们小时候摆长凳子让她扶着走出家门、我们上山砍柴时抓黄花簕虫回家用火烤熟给她吃的种种往事一一从心中流过……如今已天人相隔,吾心如刀割。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我最大的遗憾最对不起父亲的,就是没在父亲生前带他回老家看一看。父亲于去年冬天跟我说想回老家。我跟大哥商量,大哥说父亲的身体状况不宜长途颠簸,拟于今年的五六月分天气暖和点再带父亲回老家看看,没想到父亲这么快就离开了我们。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于弥留之际,最大的心愿就是返回他勤奋生活数十年的故里,如今安息于故乡祖地,也算是依了父亲最后的心愿。之所以为父亲选此安息地,大哥有云:“此乃祖地,咱不求升官发财,平稳可矣。”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的丧事,多得村里亲人们的帮忙,也算是风光大葬了。吾兄妹对亲人们的感恩之情,一笔不能写完!特别是父亲离世那天,正是阿叔的生日。阿叔毫不避忌,事无巨细的忙前忙后。阿叔还帮我们种了一棵樟树于父亲坟后,此乃正是: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香樟四季枝叶茂,寨磊磐石靠山厚。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人说生前身后事,冀望儿孙心如藕。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坟前不远处,就是我们家的小树林地。这块地原是父亲勤劳耕种过的土地,起初地中间还有两棵高大的杨梅树。父亲因杨梅树与作物抢肥还有别人来摘杨梅时踩乱庄稼作物,后来就把杨梅树砍了。父亲在地里种过生姜百合,玉竹花生,豆角红薯,莫皮芋等农作物。现在地里改种了树木与竹子。远远望去,树木丛生,翠竹成荫,枝叶茂盛,摇曳迎风。 (水石连州NO.2704)
   (水石连州NO.2704)
  父亲一生,艰苦朴素,勤俭节约。胆小谨慎,乐观向上。为人友善,乐于助人。虽然平淡平凡,默默无闻,但在我心目中,父亲是最好的最伟大的。如山一般的父爱,伴随我们,一直到永远。 (水石连州NO.2704)
                      2015年9月6日


  进入水石连州论坛浏览《纪念我的父亲》>>>

[ 来源:水石连州论坛 ]
 
相关文章推荐
人文连州文章推荐
主办:连州旅游网 程序设计:TGF
发现不良信息请登陆论坛举报 客服QQ:26744513 
关于水石 - 水石连阳新闻中心简介 - 联系方法 - 客户服务 - 帮助中心
连州旅游网©2001-2009